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成人小说  »  【大学女友从暴露到被淫的真实经历】(六)

【大学女友从暴露到被淫的真实经历】(六)

「你说我怎么回复他呀」



小恩问道。



「哈哈,就说你现在好寂寞,好空虚呗」



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你说的哦」



小恩说罢就回复了微信。



我心中一惊,马上凑过去看看,小恩居然回复的是:最近很好啊,我和男友感情很稳定,你怎么样啊。



「你这个人,你老相好这么关心你,哪有你这么说的」「我居然有点略带遗憾地说道。」



「我说的是实话嘛,怎么啦,难道我们感情不好吗?干嘛要骗他,我又不想和他怎样」



过了一会儿文宇又发来信息:哦,那就好,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正好过几天要去你家那里办点事,想着好长时间没见了,想见见你吃个饭。



「你看看,你把人家兴致全搅合没了。」



我责备小恩。



「你个变态,满脑子坏水,人家文宇又不像你,他说要吃饭肯定就是吃饭,当年要不是他脑子太木讷,说不定根本轮不到你做人家男友呢」小恩说道。「什么叫轮不到我啊,哈哈,我就说嘛,他肯定太老实了,不舍得碰你,你这个小淫娃得不到满足才抛弃他了吧。」



我戏谑地说道。



「才不是呢,我说的木讷不是指这个啦,我们当时因为性格问题,两个人都不愿意妥协,才最后分手了,不都给你说了嘛」「那好吧,那现在怎么办,你要拒绝人家好意吗」「你说呢,你说让我去我就去,不过我想让你也一起去,哼,让他当时和我分手,我要让他看看我的男友有多疼我爱我,气死他」「看来你还是对人家有感情的啊,不过我可以不去吗,你们两个人难道没有什么悄悄话?我怕我去了不方便」



这时候可能因为长时间没回复,文宇又发来一条:嗯我知道你可能不太方便见我,没关系,你可以和男朋友一起来,我只是想看看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你看吧,我说他没什么别的心思吧」



小恩说着,回复了一条:好的,等你来了联系。我这时突然无比失落,感觉失去了一个好机会,小恩看出了我脸上的表情。



「怎么啦小变态,我知道你想什么,我刚才强调过了我不会和文宇再发生什么的,不过呢,如果你又想满足你的恶趣味呢,你老婆还是会帮你想想办法的哦!」「想什么办法嘛,你都让我一起去了,还能有什么,真是的。」「呵呵,你以为你去了就没问题啦?到时候咱们一起想想,一定一样让你这个变态老公爽到哦!」



小恩妖娆的一笑,让我觉得这个小妖精真是既可爱又深不可测,也为自己能找到这样的极品女友而暗自庆幸。



之后的几天,我和小恩疯狂地在一起做爱,每次做爱时候都要幻想如何设计和文宇见面的场景。本来我觉得三个人在一起不会发生什么,然而小恩的想象力让我着实吃了一惊,各种剧情设计简直比我看过的所有色情小说都要精彩。



有一次,小恩让我先不要先到房间外等着她,等我进去的时候,小恩已经换上了黄色的连衣裙和黑色的丝袜. 「把你的裤子脱了」小恩坏坏地说道。我言听计从地脱掉了裤子。



「现在我不碰你了哦,你自己玩,我来给你说我怎么挑逗文宇」我坐在一边,开始撸动自己的鸡巴。



小恩这是拉开了连衣裙的拉链,把它脱了下来,里面居然是真空的,小恩的裸体只穿着丝袜,透过丝袜依稀可以看到她的阴毛和小穴的形状。



「我到时候就穿这个去见文宇,嗯」小恩躺在了床上,居然开始用手抚弄自己的乳房和小穴,开始了幻想。「我们到时候,啊,一起吃饭,然后我就脱掉鞋子,用我的丝袜脚先蹭他的腿,嗯,然后,然后再一步步往上,蹭他的裤裆. 」「你这个骚货,当着我的面也敢这么做」



「当然了,你这个绿帽老公,我要,要把文宇的肉棒蹭到硬起来,啊啊」小恩开始隔着丝袜用力揉搓她的小穴。



「然后,然后我们要和文宇喝酒,啊,老公你酒量那么好,加上我一定可以把他灌醉」



「你个小骚货,想迷奸他啊」



「哪有,我们先和他吃完饭,嗯他就喝的差不多了,我们再找一个地方唱歌,啊啊,到时候你假装去厕所……啊嗯,我就和文宇点一首我们当时一起唱的歌,嗯,我,我要装作喝醉了,把我的连衣裙拉歪一点,倒在他的怀里,让他看到我,看到我根本都没有穿内衣,你老婆的乳头都被前男友看光啊,啊啊啊」「啊,好兴奋,快,快摸着自己的骚逼,说你怎么勾引你的前男友!」「好,啊,你女友小恩,嗯嗯,会故意起来整理裙子,然后,然后把下面的屁股和小穴都有意无意地露给他,文宇发现,嗯,你的女友根本没有穿内裤!」「快说你是什么啊」



「小恩是个,是个不穿内裤,只穿丝袜,啊啊啊,给前男友文宇看的贱货,啊啊啊,他,他一定忍不住了,手会伸到我的裙子里,摸我的胸,摸,啊啊我的屁股和骚逼啊啊啊」



小恩这时加速了手上的动作,丝袜已经被她的淫水濡湿,两个粉红的乳头也俏立在空气中。



「我会,嗯会把文宇的裤子脱下来,掏出他的……。啊啊啊,鸡巴,然后我……



骑到他身上,用我丝袜的裆部,摩擦他的鸡巴……啊啊啊啊,小恩的小穴,第一次和文宇的鸡巴亲密接触了,嗯……哦……他的鸡巴好烫,好热,啊啊我用力地蹭,直到,直到把文宇蹭到射精!啊啊,他的精液都喷到的我的丝袜上,还有不少,粘到了我的小骚逼,啊啊,和我的淫水,混合了起来啊啊啊「「你这个骚货!说,你的骚逼粘上了前男友的精液!」「啊啊,哦好爽,你女友小恩的贱逼,啊啊沾上了前男友文宇的精液啊,啊啊啊,哦,文宇射我,射我骚逼,把你的精液射到我的骚逼上啊啊啊,小恩的骚穴是文宇的,精液容器啊啊啊啊啊」



小恩这时身体开始颤抖,不断发出呻吟,而我也再也把持不住,射出了精液。



但当我们都平静下来以后,小恩告诉我说,文宇这个人虽然家境比较优越,但是人很好也很固执,有他自己的道德底线,因此一些暴露和挑逗必须恰到好处。



虽然我们设立了各种刺激的剧情,但是当我试图告诉小恩让她进一步和文宇发生关系的时候,她还是用她好马不吃回头草的理论拒绝了我。这让我着实不解,为什么她能接受像D哥这样的社会人士干她,却无法接受人品相貌上乘的前男友呢?



经过了几天荒淫无度而又快乐的日子,终於到了要和文宇见面的前一天,我和小恩买了去她家的车票,准备好实施我们二人设计的一些伟大计划。



正当我满怀憧憬之时,我收到了一条信息,是我的一个高中哥们小玮发来的,内容很明确,就是明天他要举行婚礼,让我一定要参加。我和小玮在高中时候是关系很铁的哥们,然而在上了大学以后联系逐渐变少,但是每年都要见面,没想到才刚毕业这小子就要结婚了。这种场合我着实是难以推脱,但是难道我要放弃本来设计好的现场暴露女友的好机会吗?我征询了小恩的意见。



「我觉得吧,你们同学好容易聚一次,又是这种场合,你不去不合适,算了吧,这次可能真的是不凑巧,我们就不去见文宇啦」「那怎么行,就算我不去,你也可以去啊」



「不要,我见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我不要自己去」这时我先给小玮发了一条信息:你小子这么快就结婚了啊,明天都有谁去呀?



小玮回复道:哈哈,你敢不来试试?明天咱同学都到了,对啦,还有菲菲哦,哈哈你们还能见见面呢!



我这时心中一惊,怎么把这回事忘了。正如小恩有她的前男友文宇一样,我也有一个前女友,就是菲菲,她和我在高中成为了男女朋友。上大学以后,我们没有能够考到同一所学校,但是当时并不觉得是一个问题,刚开学时还维持着较好的感情,而且我们发生了肉体关系。然而正如所有异地的剧情一样,两个人感情随着时间和距离逐渐疏远,产生隔阂. 菲菲隔一阵子就要闹一次脾气,而我也逐渐开始厌倦这段感情,当她提出分手之时,我也坦然接受了。过了一阵子我和小恩开始了新的感情,也逐渐忘却了之前这段感情。我并非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只是小恩这样一位完美女友给我的快乐很快淹没了之前的不快。正当我陷入回忆的时候,小恩看到了这条信息。



「啊哈,看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老情人可以会哦?」小恩调皮的笑着对我说



「啊,别这么说,我们好久都没有联系了,你可别乱想。」「我怎么会乱想呢,我哪一点不比她强?我老公坏是坏,可是不傻呀,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对啊对啊,所以不会怎么样的,你放心,我明天不会怎么理她的」「那可不行,我要你明天打扮的帅点,然后去和她多说说话,勾引她,馋死她,让她后悔不要你,哼哼」



小恩认真地这么说,我吓了一跳。



天啊,难道小恩被我传染了,产生了淫夫情节?「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对老婆的忠诚日月可鉴,绝不会那么做的。」我赶忙大表忠心。



「谁让你做啦,你还想做什么不成?我是让你去她面前耍帅,让她看到你有多优秀但是看的到吃不到,真是的,你要是敢有什么动作你等着瞧」「不会不会,要不你跟我去参加好了,反正你也不去见文宇了」「不要,既然你去见你的老情人,我也去见我的,咱们明天各自行动哦!」「啊,你这个小骚货,还是要自己去见前男友,你想干什么啊」「放心啦,我给你确定了底线,我自己也会有自己的底线啦。」临时的计划变更虽然让我有些失落,然而转念一想,我本来也是希望小恩自己去见文宇,这样一来那种不确定感反而让事情更加刺激。



当然,我也相信小恩会恪守自己的底线,她这个人,爱憎分明而且固执,想做的事情拦都拦不住,不想的事情怎么劝也不行。



第二天早上,我先送小恩上了火车,小恩临走前和我约定,今天一定要保持联络,互相随时汇报情况



我这时就有些小兴奋了,不知道小恩今天会否被文宇占便宜呢,真是想想就刺激。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到了小玮结婚的酒店,果然今天同学们来了不少,我们被安排到了临近的两张桌上。



当坐在那里的时候,我才发现同一桌上有一位熟悉的女生,正是菲菲!虽然模样上是有一些变化,但我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她今天明显有意打扮了自己,多了几分成熟和妖娆。



菲菲和小恩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长相不似小恩那样清丽脱俗,身材相对娇小,但是比较会打扮自己。



说真的,再次看到菲菲,我的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也许是小恩确实牢牢的占据了我心中的位置,也许是我真正放下了这段感情。



於是我大方地和她打招呼。



「你好啊菲菲,好久不见,比以前又漂亮了」菲菲眼中却闪过一丝复杂的深情,然后微笑一下对我说:



「是啊,真的好久没见,你,现在还好吧」



「能有什么不好呢,活了几年也没少胳膊少腿,还承蒙有人不嫌弃,我还多了个女朋友,哈哈」我有意无意地这么说到。



「哦,哦,那太好啦,恭喜你,说不定很快就能喝到你的喜酒了呢」「没那么快吧,你呢,你这么优秀,大学肯定少不了追求者吧,有没有找到如意郎君呢」



这时菲菲眼中又闪过一丝清晰可见的幽怨。「哎,一言难尽吧,总之有时候我会想,可能有些美好错过了,一生都找不回来。」被她突然这么一说,我有点不自在了,这时正好手机响了,是小恩,我借机接电话暂时到外面去了。



「喂,宝贝,怎么样啦」



「我已经到站啦,文宇要来接我,你怎么样啊,你的老相好有没有变得更有魅力啦?」



「我已经到婚礼现场了,我见到她了,哪有什么魅力,比我老婆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她脱光了我也不会怎么样」



「吹牛吧你,你个色狼,到时候谁不知道你会怎么样啊。好了不和你说了,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哦」



「你也是哦,别想偷偷摸摸地和你旧情人卿卿我我」「坏人,还不知道谁偷偷摸摸呢,拜啦」



挂了电话,我又回到了宴席,这时婚礼仪式已经进行完毕,新人开始敬酒。



我们同学也是多年未见,开始推杯换盏,谈天说地。



然而不知怎么,大家的聚焦点都在我和菲菲身上,可能也是因为我们当时在班里也是较为被关註的一对吧。



有人开我们的玩笑,也有人借机劝我和菲菲喝酒。



我开始时候不想喝那么多,但是架不住大家的劝,同时也是想通过喝酒堵住大家的嘴,逐渐地也开始觥筹交错,连连举杯。



我的酒量虽然还可以,但也逐渐地开始飘飘然起来。



等到新人过来时候,小玮也已经醉意明显,拉住我说:「你可是我最好的哥们,今天你不喝酒可说不过去哦」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今天你结婚,我真的很开心」「哎,是啊,今天咱哥俩可要好好喝一喝,兄弟我喝多了,给你说几句不该说的啊,菲菲这个女孩可是,嗯,对你一往情深啊,和你分开以后她还想着你,还问过我你的情况,哎呀,太可惜啦,为了这你也得干了这一杯。」没想到这时候菲菲站起来,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别说了小玮,说这些也没用」



我这时非常尴尬,只能把酒倒满



「行行,是我不好行了吧,我喝。」随后也一饮而尽由於小玮敬酒到这里已经是最后一桌,因此也赖在这里不走了,和其他同学一起聊我们当时的时光,当然主题还是离不了我和菲菲,中间也少不了你碰一杯我碰一杯。由於矛头主要对准我,渐渐的我开始意识模糊,这时我还记起来小恩说要保持联络的嘱咐,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迷迷糊糊看不清楚但是可以看到小恩并没有来电,我也放了心。也许是前两天精力耗费过度,今天的状态真的很不好,我到最后实在有点力不从心,难以支持,趴到在了桌子上。朦胧中听到大家说「他喝太多啦,哎呀你看你们」



「这怎么办啊,谁送他啊」



「嘿嘿,那菲菲可是当仁不让啊」



「别这么说,人家有女朋友呢」



「那又什么,你们还是老同学呢,他女友又不一定知道」我迷糊的说了句。「别,别送我,我自己走,自己走」「走个什么呀,来来,咱一起先把他架出去,找个车」我只记得当时有几个人人扶着我出了门,打了辆车,我坐上车以后便意识模糊得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女声呼唤我,把我叫醒,我被她架着,勉强支撑着走进了一栋楼,上了电梯,进入了房间,躺倒了床上。



嗯?不对,房间,这不是酒店么?我不该是回家了么?带着这最后的意识,我又昏睡了过去。



一阵铃声传入我的耳中,啊,难道是小恩来电话了!我赶忙拿起电话。



「喂,喂?」「嗯,嗯,啊,啊……啊啊啊……好爽……文宇你干的我……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好粗……啊啊啊……干死我吧文宇「



什么,她不是说会守住底线的么!?「你怎么回事啊!」「你……说……还能……怎么回事啊……你女友……被她前男友干了呗……哈……啊……早知道就早给你干了文宇……你怎么这么厉害……嗯嗯啊啊……啊啊啊」卧槽,我真的要爆炸了,一方面为女友的背叛而心痛,一方面又为自己不能亲眼目睹而可惜,再加上女友被淫的快感。



「你这个骚货,当时和我一起的时候那么清纯,老子当时不碰你真实亏了,现在被人开发成这个样子!还不穿内裤穿着丝袜来见我,说你是不是欠干。」「对,我是欠干,加油文宇,啊啊啊,干死我,我今天就是来,嗯嗯被你干的啊,你的鸡巴插的我好爽,啊啊啊,哦额,我怎么会离开你,啊,我要,我要和我男朋友分手,啊啊啊,我要你的大鸡巴每天干我,啊啊啊,哦啊啊啊」我再也忍不了了,这时我想要大声对女友喊叫,谁知怎么也叫不出来,感觉嘴被堵住了,然后还有湿湿的东西伸了进来。当我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菲菲的脸,准确说是我们四目相对,她正眼神迷离地亲吻着我的嘴唇,原来刚才是我做的梦,而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嘴被堵上了。



「你醒了,刚才你做梦都在叫着小恩,不许你想她。」「你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紧张的说道。



「你说呢,你难道不想我?」这时我才发现,菲菲居然已经全裸了!虽然我以前也见到过,但是再次见到还是有些震撼,而我自己居然也是全身赤裸。这时菲菲压着我,慢慢把头向下移动到了我的胯间,居然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棒!我这时仍处於半醉半醒状态,虽说不是完全无力反抗,但是这突然的快感也让我难以即时作出反应。



「你怎么,会这样啊,快点停下来吧,我不能,啊,背叛我女朋友」「这时候还想着她呢,你就一点不想我,我的技术怎么样,比你女友差吗?



当时我都没有为你做这些,现在我要好好补偿你「说着她更卖力地吞吐着我的鸡巴。



我这时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到,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随他去吧。



「怎么这么久都不怎么硬呢,是不是还在想你的女友?呵呵,她有给你口交吗」我这时被舔的逐渐舒服了起来,又想起刚才刺激的梦境,鸡巴开始有了反应。



「啊,啊,我女友,有帮我口交」



「看来也是个小骚货呢,不知道有没有帮别人含过呢,嗯,你的肉棒真是美味呢,唔唔唔」菲菲越舔越快,我幻想着小恩被文宇操干的情景,感受着菲菲倾情的服务,但是肉棒还是难以真的硬起来。「哈哈,比我们那时候可是要差劲哦,不过今天我可不会放过你,你要满足我才行」



这时手机又响了,我想起小恩还嘱咐我说要保持联系,拿起我的手机看了一下,居然是小恩打来的,我正要接,没想到菲菲一把抓了过去,把它扔到了一边。



「烦死了,刚才就一直打来,你女友真是关心你呢」我这时候非常生气,起手要去拿电话,菲菲上来抱住了我,不让我过去,这时候由於我酒还没完全醒,力气也用不出来,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电话的响声停掉了。我几乎要疯掉了,狠狠地一推菲菲,她好像楞住了,我借机过去拿起电话,小恩居然打了好几个未接来电,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完了,这是我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小恩肯定生气了,关键是她还和文宇在一起,会不会因此意气用事做出什么呢?我迅速拨回了电话,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小恩居然已经关机了我酒醒了一半,开始找衣服穿上,要出门离开. 菲菲先是一楞,然后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你,你哭什么啊」我一看情况越来越糟,赶紧问道,想要解决了这边赶紧去和小恩说清楚。



「我……我现在就那么没有魅力吗?你说,你是不是已经彻底把我忘了?」「我们当时分手不就说清楚了么,也算是和平分手吧,你怎么今天突然这个样子呢」



「你根本就不懂!女生一旦把心给了一个人不会轻易改变的,在你之后我是也谈了男朋友,但是,但是根本就给不了我那种感觉!你这个坏人!」我被菲菲弄得云里雾里,难道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这时候真的没时间思考这些。



「好了好了,你也别哭了,算是我有对不起你,我希望你尽快能找到一个好男人,我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我去下楼把房费先放那里,你可以歇会儿,我要走了」



说着我就开门出去,听到身后菲菲持续的哭声。也许我真的很狠心把,不过这时候我的脑子里全是小恩,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出来以后已经是晚上了,我昏昏沈沈地回到家里,头疼不已,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刚才幻想小恩被文宇干的情景已经不能激起我的兴奋感,反而是一种无比的失落和不安。也许淫妻情节就是这样,当我对感情本身产生危机感的时候,淫妻的快感就消失不见了。我又尝试拨打了几次电话,仍然是关机,经历了前几次的情况,我知道除了小恩自己愿意联系我,我怎么努力也是没用的。加上身体确实不舒服,於是早早的便沈沈睡去了。



第二天早晨,我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身边的手机响了,我接了起来。



「喂,睡醒了?」



「嗯,嗯,啊是小恩啊!」我心里一激动,这次小恩怎么这么快就愿意理我了。



「你现在在哪?在酒店吗?」



「哪有,我昨天就从那回来了。」



我稀里糊涂说了这么一句,瞬间就后悔了,天啊,我这脑子怎么混乱到这种地步。



「哎呦,比我猜的还过分哦,呵呵怎么样,昨天把人上了么?」小恩冷冷地说道



「别,小恩别误会,我现在在家,昨天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真的」「没有发生?呵呵,昨天我听说你是被老情人送走的哦,原来是送到酒店啦,那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啦」



「啊?你听谁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我当然有渠道知道了,这你就不用管了,呵呵。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没有想怎么样啊,无非就是被老情人拉到房间温存一番啦」「没有,我们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我知道啊,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喝多了哪有力气干那个,不过我估计除了真的干了人家,其他该做的也都做了吧」「



「我不会背叛你的小恩,你要相信我,昨天真的是喝多了」「我没说你背叛我,只是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你为什么喝多酒,是不是因为看见她又旧情复燃或者心里有愧疚?我什么都配合你,什么都告诉你,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多?你什么时候站到我的角度思考过问题?」我被小恩一番话说得无言以对,是啊,小恩一直那么配合我,我说什么她都尽力满足,昨天仅仅是让我保持联系我也没有做到,喝多真的也只是个苍白无力的接口。



何况昨天虽然我没有步出最后一步,但是也在小恩不知情而且没有在先允许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些背叛她的事情。



「那,那你昨天跟文宇,有没有怎么样」



我只能问出这么一句话。



「怎么样不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呢?我喜欢被他干就干,不喜欢就不干,凭什么还要听你指挥?我发现我真的是太宠着你了,好像什么事都能予取予求一样。



我告诉你,这次你这样我一定不会轻易原谅你,一定不会。「小恩说着说着,好像开始低低地抽泣起来。



「小恩你别哭,别哭啊,都是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急忙开始劝解。



「你会后悔的。」



小恩挂断了电话。我这时脑中一片空白,心里好像被挖空了一样,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我怕就此失去小恩,我也怕小恩做出什么傻事。她平时会很冷静,很聪明,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也是一个会不计后果的人。这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挽回。



之后的几天,我出奇的平静,或者说呆滞,我知道不管做什么可能都已经没有用了。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偶尔会机械性地给小恩拨去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关机,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到第五天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寄给我的一个快递,奇怪啊,我没有买任何东西怎么会有快递呢。我去把快递拿了回来,是一个不算中型的包裹,里面软软的,我很快拆开了。天啊,是女式的内衣和衣服,我先是一阵不解,但是很快发现了,这些是小恩的衣物!有一条小恩的黄色连衣裙,一套睡衣,几套不同的内衣,有两件内裤上甚至有干涸的精液!包裹里还有一个字条:你的女友已经不需要这些东西了。署名居然是D哥!



这时我赶忙打开了qq,找到D哥,给他发去了消息「小恩在你那里吗?」



「对啊,你看看这个」D哥直接发来了一张照片,我一看,居然是小恩趴在床上的背部全裸!那白嫩的小脚,可爱的屁股,美丽的腰身清晰可见,看来她有些害羞。



这张床我一眼就人了出来,正是之前在视频里出现的D哥家的床!「你把小恩怎么了?」



「话不能这么说啊兄弟,别急,我不会亏待你让你干着急的,小恩两天前就到这里了,这不我先给你传几个视频. 」



又是视频!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小恩完全没有给我任何提前预警,她还在生气所以根本没有理我!我点击了接受……